• |
  • | 文章

【青談時政】RCEP對香港的機遇

隨着中、日、韓、澳、紐與東盟十國在內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(RCEP)正式簽署,形成全球規模最大的自貿區,涵蓋了世界近1/3人口、經濟體量與貿易總額。RCEP不單把亞太區的區間合作推向一個新層次,也為逆全球化思維下的地球村,提供了全球合作的新動力。在新冠肺炎的陰影籠罩下,我們更需要全球不同國家合作,一同走出陰霾,重振經濟。

RCEP協定涉及服務貿易方面,日、韓、澳、星、馬、印尼及汶萊,7個成員採用負面清單方式承諾,中國等其餘8個成員國則採用正面清單承諾,並計劃於協定生效後6年內轉化為負面清單。RCEP推動各方互相承認標準,並在技術法規和合格評定等程序中,以減少技術性貿易壁壘,運用資訊科技、加強標準化、推動技術法規及合格評定程序等手段去加強信息(數據) 交流及簡化手續。對一些新鮮易腐產品,更以6小時放行為目標,這對促進食物安全、產品物流,有重大意義。

綜合各方資料,RCEP除了對產品,也涵蓋文化創意、金融服務、電訊服務和專業服等領域,有助增加對知識產權的保護。在資金流方面,以防範金融風險的前提下,要為金融服務創造了更公平、開放、穩定和透明的競爭環境,方便中小企也能夠參與。至於電訊方面,大家最關心當然是資訊流,國際海底電纜系統、國際移動漫遊、技術選擇及監管等領域,尤其在5G 、雲計算、大數據年代下,如何促進區域的信息流通及電訊技技術都是業界關心的議題。

RCEP 對促進人員流動也作出了不同的安排,例如對投資者、企業人員、服務供應者、隨行配偶及家屬等各類商務人員,容許在符合條件的情況下,獲得一定居留期限及簽證便利,相信對促進人流大有幫助,至於專業人士的流動方面,RCEP 有意加強有關專業資格機構的溝通,對資質、許可或註冊、教育、考試、經驗、行為、專業道德、專業發展、執業範圍、消費者保護等方面,制定能相互接受的專業標準及準則。

香港作為國家的窗口,一直擔任著超級聯繫人的角色,在貨物及服務貿易,特別是上融資、項目管理、專業服務與物流航運等方面,一直與世界各地有良好的溝通。RCEP的簽署,逾9成貨物貿易有望實現零關稅,大大增加進出口貿易的增長空間。

香港要把握RCEP 帶來的機遇,為國家的雙循環,尤是國外大循環作貢獻,必先要以認真的態度去了解RCEP 的各項內容及細節,好好思考及分析自己的可以作哪些方面起作用,才能分一杯羹。在態度上,我們必需要對外開放,對自己國家尤其是不能抱有任何歧視及傲慢的態度、對不同的文化及種族要好好尊重,接受文化的差異,實現求同存異的協作。香港亦要主動參加區域內不同的組織,不單是貿易組織上的參與,也包括在行業協會、專業組織的參與,甚至包括教育組織、研究組織及智庫的交流,協助國家不同行業也能夠與成員國的行業標準的逐一對標,甚至協助制定相互接受的最佳(行業)守規。

筆者明白這是一個既複雜又龐大的工程,需要積極及深入的溝通。作為擁有良好資訊、科技及金融基建、與國際接軌的專業人才、眾多區域總部及全球總部的企業的香港,也是國家最國際化、市場化及法治化的城市,香港有能力成為更堅實的橋樑,助國家做好規則銜接與制度對接; 為內地企業打造更國際化、優質及高增值的品牌 ; 培養高端的基礎科技及專業人才為國家服務業,助國家搜集金融及貿易數據,進行深入分析,助國家做好對外的人流、物流、資金流及資訊流。

從一帶一路、亞投行的成立,中國一向都是以互相尊重、互利共贏、共榮共享的基礎下去探求國與國的合作、區域上的合作,做好國際間的關係。香港也應該一同以推動區域經濟合作、享經濟的發展成果為目標,以RCEP 為契機,為國家服務,乘著RCEP 所帶來的機遇。

(刊於2020年11月17日橙新聞)

文章連結:  【青談時政】RCEP對香港的機遇

 

#洪為民 #WitmanHung